主页 > 网络 >

华尔街日报:中国防火长城束缚企业手脚-墙外楼

  弗雷德里克?伯格曼(Fredrik Bergman)遇上了一个麻烦:一家瑞典客户要向他位于北京的公司总部传文件,每传一次,公司的网络就断掉一个小时左右。

  他说,在每天多次断网的情况持续了好几个星期之后,公司终于找到了原因:文件是以客户所在城市、瑞典的法伦(Falun)命名的。伯格曼说,他的公司认为这个名称触发了中国网络审查者用于屏蔽法轮功话题的过滤器。法轮功是中国一个长期被禁的宗教团体。

  改掉名称之后,文件就传得很顺利了。

  伯格曼的公司迪克特(Diakrit)为房地产开发项目制作虚拟导览和三维模型。他说,我们每天都有平面图要提交,最多的时候上千幅,一天断网两三个小时、持续几个星期,对我们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然而伯格曼的网络问题有增无减,于是他在2010年关门走人,把公司搬到了泰国。他说,泰国网络又快又稳,Facebook和Twitter等流行社交网站都能使用。他还说,我终于可以像本来应该的那样使用iPhone了。他说,对于一家员工热爱科技的IT公司而言,这些小事情造成的影响是很大的。

  专家说,不让中国网民登陆Facebook、Twitter及谷歌(Google Inc.)旗下视频网站YouTube的屏蔽措施正在对企业造成伤害。这些措施降低了它们的网络速度,并妨碍它们使用新一代云计算服务,比如谷歌提供的服务。

  帮助网站提高连接速度的Akamai Technologies说,去年第三季度,中国的平均网速为世界第94位,远远落后于亚洲其他国家,比如排在第71位的马来西亚和第58位的泰国。

  中国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去年说,在它调查的大约300家企业里面,接近四分之三表示网络不稳妨碍了效率。约40%的企业表示中国的审查措施对业务有负面影响。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监管机构。它们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分析师说,商界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是,每当中国境内的电脑试图连上境外的网站,中国网络审查过滤技术“防火长城”就会发生作用,导致网络速度降低。

  市场咨询公司Allison+Partners负责中国事务的执行合伙人大卫?沃尔夫(David Wolf)说,中国政府也没有建设相关基础设施来提高连接境外网站的速度。

  他说,他们更希望让中国网民觉得上境外网站实在太麻烦,于是默认情况下就使用境内网站或在境内设有镜像的网站。

  谷歌为规避中国内地的限制,在2010年开始将内地的搜索行为引导至香港。中国内地仍可使用谷歌,但内地的谷歌服务在过去一年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靠。专家将此归因于中国的审查。

  不过登陆中国自己的网站还是足够快的,优酷土豆(Youku Tudou Inc.)和搜狐(Sohu.com Inc.)等视频网站上在线播放的电视节目都可以在境内顺畅地播放。

  中国在其他方面都谋求进一步向世界开放,比如达成收购外资品牌的交易,发展自己的文化出口产业(如电影)等。但与此同时,它仍旧牢牢地控制着互联网。在其他国家,轻松登陆Facebook和谷歌等互联网服务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然而在中国却不能实现。专家们说,这有可能削弱中国的国际竞争力,使它在争夺高端人才的过程中处于不利地位。

  近几个月,在10年一次的领导层换届期间,中国有关部门似乎加大了审查力度,社会上的不满情绪出现升温。咨询公司中国市场研究集团(China Market Research Group)的雷小山(Shaun Rein)说,这完全是一场噩梦。雷小山的公司在中国雇有大约20名分析师。

  过去16年,雷小山有13年都是以中国为基地开展业务的。他使用谷歌的小企业服务来存储、分享文件,并将这些服务用于内部交流。

  但他说,近几个月登陆谷歌越来越不稳定,这妨碍了文件下载,并大大降低了谷歌即时通讯服务“Google Chat”的效率。由于谷歌Gmail服务不能稳定使用,雷小山不得不设立一套系统来把邮件转发给多种电子邮件服务,以确保邮件送达。

  谷歌说,它凤凰彩票官网没有发现自己的系统存在任何问题。

  雷小山说,真正的问题在于下一届政府是否会继续限制外资公司对互联网的使用。他说,不管怎样企业都不太可能撤出中国,但如果说到把地区总部从新加坡和香港等地迁移至北京,它们可能就会三思。他说,它们仍将投资中国,但要看是什么规模。

  近几个月更加严厉的审查措施包括对“虚拟专用网络”(VPN)的整顿。企业经常采用商用VPN服务来获取数据,同时外国人、中国的精英人士和其他精通技术的网民也会使用个人VPN来越过防火长城以使用Facebook等服务。

  但据律师和官方媒体说,如果没有本地合作伙伴,外资公司在中国经营VPN业务就是非法行为。多家VPN公司也说,近几个月它们的服务被越来越多地屏蔽。和以往不一样的是,这一次在完成领导层换届之后,这些屏蔽措施仍未解除。

  VPN提供商Privax Ltd.的发言人丹佛斯?贝利厄(Danvers Bailieu)说,这家总部位于英国的公司也已经成为中国近几个月的屏蔽目标。他还说,中国政府一直在关闭VPN使用的端口;每当旧端口关闭,公司就换用新端口,从而维持了服务。

  他说,我们认为这场整顿是有破坏性的,因为消费者不喜欢。他还说,Privax Ltd.的服务对象是中国境内的商旅人士、大学教授和学生。

  2012年12月,总部位于塞舌尔的另一家VPN公司Astrill Systems Corp.致信客户表示,屏蔽措施给中国境内的企业带来了很大损害。

  中国审查者同样也对外媒网站加强了审视。去年这些网站刊载一系列文章,报道了一桩导致前中共政治明星薄熙来倒台的丑闻,以及中国高层领导人的政商往来。《华尔街日报》的中文网站在过去一年数次被屏蔽,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和《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运营的网站仍未解封。

  上个月政凤凰彩票官网府屏蔽GitHub的举动,激怒了中国蓬勃发展的软件行业。软件开发商在这个网站上进行编程项目的存储、编写和协作。一轮批评声浪在新浪微博上爆发,之后政府作出让步,解除了对这个网站的屏蔽。

  常驻中国的创业家阿列克斯?米勒(Alex Miller)创办了一家名为“Frogo”的网络电视公司。他说,防火长城从一个方面拦住了西方竞争对手,使中国互联网企业得以发展,对此他是支持的。但他说,屏蔽GitHub就太过分了。

  他说,所有开源项目都存储在这个网站上,整个世界的源代码知识都在上面。他说,屏蔽GitHub,他们会扼杀很多创新。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香港——香港居民与内地游客之间的紧张主宰着香港报纸的新闻标题。内地人被指责导致中小学名额不足,在商店举止不雅,以及哄抬楼价。

  所以,出现一部挖掘这种焦虑感的电视剧并不奇怪。该剧还引起内地审查者的注意,这也许是给制片人带来的礼物。

  今年1月,从香港等待回内地的游客排起了长龙,他们的行李中包括在香港采购的婴儿奶粉。

  《老表,你好嘢!》(Inbound Troubles)讲述了一对表亲的故事(一个是香港人,另一个是内地人),从中折射出香港的紧张。这座城市的财富越来越依赖于蜂拥而来的内地游客,可与此同时这些内地人饱受诟病,被指奢侈消费,甚至还被有些人形容为行事粗俗。

  剧中,来自内地的表亲乱扔垃圾,闯红灯,乱停车;香港的表亲则在一家旅行社谋生,该旅行社专门吸引内地人来港消费。

  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TVB)刚刚用一个月的时间播完该剧,该剧热播之际,香港政府正艰难应对据称由内地人带来的最新危机:婴儿配方奶粉短缺,据说其原因是跨境来港的内地人囤积奶粉(显然是由于担心内地的有毒奶粉)。

  奶粉问题使得一些香港居民非常不安,以至于他们要求美国干预。他们在白宫官网发起一份请愿,名为“香港爆发婴儿饥饿,请求国际援助。”

  这一发起于1月下旬的请愿,已得到2.3万个签名。

  《老表,你好嘢!》对内地-香港关系的坦率描绘(其中一幕以配方奶粉短缺为主题),已促使观众向香港监管机构发出几百封投诉,观众不满的焦点集中于该剧对内地人的描绘,以及把香港旅游业描写成是损人利己的。内地官方删剪了该剧在内地的预告片。内地观众可通过TVB的海外频道或视频流观看该剧。

  该剧在内地播出时,内容也遭到删剪。被删的镜头包括在香港一家服装店门外发生的抗议。该情节显然是基于一场针对杜嘉班纳(Dolce & Gabbana)的示威,抗议该店允许阔绰的内地人给商品拍照,却不允许香港居民这么做。

  然而,该剧显然引起了共鸣,成为TVB今年收视率最高的剧集。

  对于一些人来说,剧中展现的矛盾是人们恐惧的自然表达。人们惧怕北京方面在香港的影响力越来越大。香港曾是英国殖民地,1997年回归中国后,保留了相当大的法律自治及公民权利。

  香港中文大学(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研究中国历史和政治的学者林和立(Willy Lam)在电子邮件中写道,“在政治上,越来越多香港人不满北京对香港的政治发展收紧控制。”

  他补充道,香港现任行政长官梁振英(Leung Chun-ying)“被视为一个对内地政府的指示言听计从,唯唯诺诺的特首。”

  “人们普遍认为内地富豪正在抬高香港的楼价,”他说。“你肯定见证了抢购婴儿配方奶粉的闹剧。”

  尽管民意调查显示,越来越多香港市民对香港的未来和香港与内地的关系持悲观态度,但在《老表,你好嘢!》这部电视剧中,随着内地来的表亲适应香港生活方式,两个人逐渐相互适应。

  观众称,他们很欣赏这部电视剧对香港社会转型以及内地和内地游客对香港越来越大影响的逼真刻画。

  香港浸会大学(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学生戴咏仪(Tai Wing-yi,音译)称,“我和内地人有过一些不愉快的经历,多数情况涉及他们插队或举止粗鲁。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我有一些内地来的同学,和他们在一起很好,而且他们学习很努力。事实上,在一些集体项目中,他们的贡献比香港人更大。”

  她说,“这部电视剧用搞笑的方式突出内地人和香港人之间的紧张,用轻松的方式向人们传递了主题。”

  一名曾多次到过香港的内地记者陈民(Chen Min,音译)称,他在香港的社交圈中,有很多教育程度较高、也比较富有的香港市民,他们通常都很有礼貌,但和香港人的接触并不是每一次都很顺利。

  他说,“有时候会遇到以前从未遇到过的麻烦。比如尽管你拿着地图还有中文地址,但出租车司机还是会因为你说普通话而拒载。”

  陈民说,还有一次,他在把一个很重的旅行箱放进出租车时,“司机开玩笑说,‘带着现金来买房子的吧?’”

  这部电视剧大受欢迎——已经有人在谈论把它翻拍成电影了——这似乎表明它可能为如何处理同样的题材开路,几乎就像美国电视剧《全家福》(All in the Family)在越战动荡期间开创政治题材情景喜剧的先河一样。

  上海自由职业作家王温迪(Wendy Wang,音译)在有民粹主义倾向的中国《环球时报》英文版发表评论文章称,香港电视台一贯讥讽内地人,经常把男人描述成暴民,女人举止轻佻或者更糟糕。

  她写道,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后,“‘内地人’的角色变得更有钱,但并没有变得更聪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文:驻上海记者 金顺姬

  近日,江苏省市场上有人贩卖自称是在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近海捕捞的海产品一事,被中国媒体相继报道。虽然有怀疑这是“挂羊头卖狗肉”或是伪造产地,但中国国内出现这种将“钓鱼岛”用于商业买卖的情况,反应出民间的强硬态度。

  《扬州晚报》记者得到消息,有人在扬州市当地路边摊上出售“钓鱼岛鲜鱼”,于是于1月末的一个早上前往现场进行采访。记者向摊主询问:“这鱼和钓鱼岛有关系吗?”摊主反问:“你凭什么说这鱼和钓鱼岛没关系?说不定这些鱼曾经游到过钓鱼岛附近。”在记者的进一步追问下,摊主坦白:“我也不知道这些鱼是在哪片海里捕到的。”据了解,该名摊主是因为听说“钓鱼岛海鲜”在上海卖得很好,才想到打出“钓鱼岛产”的名号出售鲜鱼。

  1月下旬在上海举办的国际有机食品和绿色食品博览会上,现场有售被认为是在尖阁诸岛近海捕捞的鱼。据报道,来参观博览会的顾客纷纷“抢购”。

  另有报道称,江苏省省会南京市的市场上,除所谓的尖阁诸岛海产品外,宣称捕捞自中国和菲律宾的争议领土斯卡伯勒浅滩(中国称黄岩岛)海域的海产品也有销售。

  食品博览会上出售的据称是尖阁诸岛近海的鲜鱼由浙江省下属渔船捕捞。浙江省当地有关部门工作人员指出,南京所销售的海产存在伪造产地的嫌疑,并表示“一般情况下,到钓鱼岛海域捕鱼的渔民都会在浙江省进行贩卖”。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任何游戏都是有规则的。朝鲜此番无视东北亚区域安全、无视联合国三令五申的极其张扬狷傲的核讹诈行为,已完全超出国际社会的容忍底线。连中、俄这两个朝鲜的昔日盟友,也迅速作出强烈不滿的反应。可以预见,随着联合国针对朝鲜第三次核爆的新一轮对朝制裁决议出台,一个包括中、俄两国参与的对朝鲜实行海、陆、空全面封锁的国际制裁,会在今后数日内形成。届时,朝鲜原已破败不堪的经济,将面临空前沉重的打击。

  根据奥巴马13日与韩国总统李明博通话中发出的美国对朝鲜将不惜动用核武的严重表态,我们将不排除美国会否采用当年对付南斯拉夫的手段,联合其盟国对朝鲜实施空中打击。倘若局势严重至此,那么离金家王朝死期,也就不远了。

  2月12日,朝鲜不顾国际社会强烈反对,悍然举行第三次核试爆。引发的结果,除了加剧朝鲜半岛紧张局势外,也使自己在国际社会更趋孤立,等待它的必将是国际社会对其更严厉的制裁。

  显而易见,朝鲜试核的目的,是使自己能有新的筹码对当今大国(包括中国)进行讹诈,以图得到更多的援助,以维系金家王朝对朝鲜的控制。

  多年以来,朝鲜就是一直抱着这种“穿草鞋不怕穿皮鞋”的心态,故意摆出随时可与人玩命的样子,利用大国不敢轻易言战的心理,在大国战略博弈空隙间打擦边球而不断获利的。就经验而言,朝鲜现政权已把此招玩得游刃有余左右逢源。

  而历届中国政府对朝鲜的此惯技则长期采取绥靖政策。除了经常为朝鲜一些劣行,扮演擦屁股的角色外,还得时时根据朝鲜的脸色对朝鲜顺着、惯着、哄着,以致在客观上更加助长了朝鲜的嚣张气焰。使朝鲜更加相信,他越流氓,就越有人怕。

  而中国却因此不但被国际社会安上朝鲜保护伞的骂名,更不合算的是,自身的战略安全也受到其越来越大的威胁。

  实践证明,中国政府此前对朝的该项政策是失败的。

  可以肯定地说,朝鲜祭出的这套包括核讹诈在内的弄神作鬼,完全是在作秀!目的在于引人注目。

  因为根据朝鲜目前的核水平,充其量仅仅是掌握了一点儿核武器制造技术而已,距离形成战力尚差得远。即便他能拼全力抢时间弄出几颗原子弹来,但若与美国的核实力抗衡,其结果也必然是以卵击石,不用开局便能定输赢。

  而之所以朝鲜会如此高调显示“核实力”,其实质原因根本不是如他对外的宣传是被美国对其威胁所逼,确切地说应该是其内政的需要。也就是说,朝鲜若不在国际社会上弄出点动静来已无路可走。

  长期以来,金家王朝治国乏术,致使朝鲜迄今没有完整的经济和军事工业体系。国家财政蔽败,人民生活潦倒。而金家祖孙三代除了有能力为自已编造一套又一套供其本国国民顶礼膜拜的政治神话外,便是对外采取穷兵黩武政策,为自已壮胆;对内则采用“先军政治”和高压、愚民政策,使自已危机四伏的政权能得以苟延残喘。在如此与世界潮流逆行的情况下,当今的朝鲜,除了精神上拥有 “主体思想”、“先军政治”等多套理论外,其他的一切真可称作“穷的叮当响儿”。

  从金正恩上台不久,把让老百姓能喝上肉汤作为他笼络民心的讲话中,便可想见,朝鲜的经济和朝鲜底层群众的生活境遇,已糟糕至何等程度。

  由此,也可以典型地看出,政治体制对一个国家的发展,起着何等重要的作用。

  可以说,若是不靠国际经援,朝鲜根本无望自拔于已深陷至没顶的困境。

  在金正恩执政之初,曾有许多人寄希望于金正恩能带领朝鲜趟出一条改革之路,但我一直认为这是与虎谋皮。因为在一个已积重难返必须靠传统专制和惯性谎言才能维系政权的国度里,政事透明显然是国之大忌。在此前提下,于金正恩而言,改革,首先意味着政权的失控和放弃,其次是对祖宗基业的背叛。受此两条本质的限制,我想,无论是谁,都会视此种让自已粉身碎骨的改革为畏途的。

  犹如一个已病入膏肓之人,既然不敢去冒根治疾病的手术风险,那么便只能根据自已体质,想方设法多活一天算一天了。

  但维持是需要财政能力支撑的。自已的造血功能不足,便只能靠输血活命。

  这就是朝鲜多年以来多次向国际社会谋取经援的背景。

  然而在当前世界经济危机仍在肆虐的大形势下,如何能更多、更体面地从别国政府手里拿到自己想要的援助呢?仅凭朝鲜现存的“先军政治”的国家体制?还是凭借金家三代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处世之道?显然,这些都不足以实现他国能心甘情愿向其奉献经援之愿望。于是,在别无他法情况下,以武力闹事、靠武力讹诈,便成了金氏政府唯一的选项。世人不是需要和平环境吗?我就是不让你们过安生日子,天天惹事生非闹得滿世界鸡犬不宁,这样,你总得出面对我进行安抚吧?而国对国的安抚就是给利益,就是经援。

  然而今非昔比,靠传统军力讹诈已起不到大效果了。因为朝鲜虽然拥有百万军队,但绝大部份都是装备落后的地面常规部队。

  而从上世纪的两次海湾战争和阿富汗战争来看,朝鲜已充分认识到,在现代军事学中,战争的主体形式早已为“不接触”。因此,地面部队能发挥的作用已非常有限。所以朝鲜凭借目前的国家军事机器来吓唬人,实在已无多大意思。也正因如此,发展核武器才会被写进朝鲜的宪法。

  但,任何游戏都是有规则的。朝鲜此番无视东北亚区域安全、无视联合国三令五申的极其张扬狷傲的核讹诈行为,已完全超出国际社会的容忍底线。连中、俄这两个朝鲜的昔日盟友,也迅速作出强烈不滿的反应。可以预见,随着联合国针对朝鲜第三次核爆的新一轮对朝制裁决议出台,一个包括中、俄两国参与的对朝鲜实行海、陆、空全面封锁的国际制裁,会在今后数日内形成。届时,朝鲜原已破败不堪的经济,将面临空前沉重的打击。目前,根据 “先军政治”原则,朝鲜的有限国力首先是保障军队。而豢养一支百万数量的军队,对一个如此穷的小国而言,本来就是捉襟见肘的负担,倘若制裁导致朝鲜经济加剧恶化从而影响到军队给养供应时,那么从根基上催化金正恩政权的瓦解,便不会是美国之一厢情愿了。

  而更为严重的是,根据奥巴马13日与韩国总统李明博通话中发出的美国对朝鲜将不惜动用核武的严重表态,我们将不排除美国会否采用当年对付南斯拉夫的手段,联合其盟国对朝鲜实施空中打击。倘若局势严重至此,那么离金家王朝死期,也就不远了。

  尽管中国始终认为在东北亚区域爆发战争,必然危及中国的安全(至少,届时大批战争难民越境涌入中国,将会成为中国非常棘手的难题),因而不愿看到美国对朝鲜发动战争。但如上世纪50年代发生的抗美援朝,已注定不可能在中国再现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