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

王亚军:诚挚感谢周sir带鱼同志-墙外楼

  话说那是在2009年,公安机关查封了一家涉嫌色情淫秽运营的网站叫分贝网,网站副总裁周平等人被带走调查。周先生在对质疑的回应中,承认他就是被搜索到的“周平”,但否认与色情网站有关。一个被公安机关调查的网站,涉嫌色情运营的网站,一个涉嫌色情运营的网站副总裁却如今却声称自己与色情网站无关;被带走的人叫周平,现在叫“小平”的周先生也坦然自己就是那个是因为涉嫌搞色情网站被带走的周平,但绝不承认自己有过搞色情网站的经验,并称此次自己针对黄网总裁的回应是【绝笔】。

  反正老子就是不承认了,谁再问老子也不承认,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老子把头一缩从此不绝笔不提了!

  后来从黄网老板跨界经营正能量,做爱国生意,为了证明公知大V危害中国,周先生呕心沥血铸就的博文《谣害天下,无人忏悔》中,对另一位网络知名人士@薛蛮子提出公开批评,说:薛蛮子等大V公知为推销净水器,诋毁中国水质有毒,造成舟山带鱼养鱼场滞销,让当地无数养殖农户面临破产。

  看看,这个臭公知薛蛮子有多坏?为了卖净水器赚钱竟然想出造谣中国水质有毒的点子!不但散布恐慌还挑拨人民仇恨涉嫌山巅罪!还搞得舟山穷苦的渔民濒临破产,真真的是该枪毙半小时!

  随后一大波记者蜂拥舟山做实地采访,想要录制一个渔民哭诉这群公知给自己带来苦难的视频,但渔民有的是,带鱼没人养。再仔细咨询之下,原来不但舟山的带鱼没人养,全中国的带鱼也不是人养的,最后发现,全世界乃至人类史中,带鱼这东西都不可能是人养的。

  这一篇文章,不但没能完成抹黑拉仇恨的大业,还把一大群跟着摇旗呐喊声讨公知的媒体和自干五耍成了大傻逼,于是群起质问周先生:谁告诉你带鱼是人养的了?

  周先生继续缩头听雷,不回应不搭理,不管你们信不信,老子就是不吭声!带鱼是不是人养的关我屁事?!

  于是乎,众人对这位开创了人类渔业史先河的《世界带鱼养殖技术专利》的周先生一个雅称:带鱼。

  642-1642-1

  有好多人说这是嫉妒带鱼,这还真是莫名其妙的说法。

  这么说吧,言论领域多少算个竞技场,大家互相拳脚相见、刀兵互动,您弄出只哮天犬咱也就认了,毕竟也算修真有成的畜类,您弄出一白菜精当先锋,这真无关出身,而是跟丫的对阵都觉得丢人。这要不给他打回原形、拿回去炝锅,都对不起他的修炼。

  至于后来,就是进宫之后的后来,带鱼同志继续发扬被窝里做梦找证据,地下室意淫著文章的大无畏精神,像“抗战到底谁是主力?当时的民心所向是什么?其实淮海战役中那一百万冒着炮火用手推车为红军运粮的老百姓早已给出了答案,无须质疑。”这种关公战秦琼,悟空斗曹操的戏码,不胜枚举。

  一个苦大仇深、没有受过多少现代正规教育、走野路子的80后农村穷孩子。说实话,对这样的农村穷孩子我们怎么能要求他有系统正确的历史知识呢?

  及至发展到看人家拉屎菊花都痒痒的境界,人家抄D章他也痒痒。

  迎来嘲笑之后依旧是删除微博缩头了事,不过老王在这里要说句公道话,整件事最可恶的就是那个摄影师了,不但没告诉文盲中国的书法要写完了才能裱起来,连毛笔的正确使用以及握笔的姿势都没教给他。这东西本该是五岁就该学的。

  所以真的不怪你,真的,老王对你出来现眼的事儿,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

  最近他又声称98年秋季征兵,17岁的他远赴西藏当了一名汽车兵,但是他却奇迹般的穿越了一个季节,参加了98年夏季的抗洪

  641-1641-1

  面对质疑,他辩解称一众质疑他的人都不懂抗洪工作,他的确是没赶上夏季的正式抗洪,而是参与的抗洪救灾之后的城市防洪建设工作。

  自以为把这群鸡蛋里挑骨头的公知们一个大嘴巴抽进了太平洋。

  640-4凤凰彩票网站640-4

  初中就跑去当兵的他读书少,这不怪他,可是自己明明是个半文盲还到处大放厥词,满嘴跑火车的成天教育这个规劝那个,这怪不得别人拿你当小丑取乐了。

  但谎言终是谎言,面对网友质问:抗洪之后的重建与防汛等等是划归地方政府的工作,除非是军管城市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请问周先生,到底是在那个省市支援城市防汛建设的呢?

  于是能言善辩的周先生大义炳然的回复道:此微博已经被原作者删除。

  老子把头一缩,不回应就是掌握着真理!这事儿与黄网一样,也绝笔不提了!

  中国武术届有一句口诀:他强任他强,清风弗山岗,王八头一缩,任他惊雷响!

  带鱼会进化成王八这件事儿,应该写进达尔文《进化论》的特色变异类目。

  周sir带鱼同志存在的意义很明显,他使权威成为笑凤凰彩票平台料,使高高在上的人变成小丑。他不断上演荒诞不经的情节所引来的狂笑,使假装的庄严和高深一夜崩塌,并且,这种肆意的大笑最终稀释了对权力的畏惧。

  老王在此:诚挚感谢周sir带鱼同志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中国媒体界有个说法,南有《南方周末》,北有《炎黄春秋》,指的是坚持自由公正理念、还原历史事实真相的两本代表性报刊。但自之前《南方周末》被整肃後,现在《炎黄春秋》也要停摆了。

  2013年初由於不满新年献词审查,发生的《南方周末》部分员工停工、公众声援事件,既是争取新闻自由的一次尝试,也是对刚上台的最高领导的一次测试,或者说是对宣传部门、地方当局如何管控媒体的一次挑战。最终,当局胜出,不少员工离开。报纸还在出,但已索然寡味。而当初在报社门外声援的郭飞雄等人被抓,关键的證据竟然是更换後的报社领导层出具的扰乱秩序的说明。这也成为《南方周末》接受整肃,从有限监督到全面配合的标誌。

  自那以後,对媒体的管控日益严厉,高潮是今年初「媒体姓党」的最高指示和「春晚」的全面政治化。对传统媒体的管控其实很简单,不管是吃补贴的党报,还是自负盈亏的市场报,因为都是党有党管,只要管住领导层,训诫、撤换就成。对複杂的网络新媒体,从业人员为了生存赚钱,自然不敢冒险。要管的就是内容和用户,前者删帖销号,後者从抓大V、抓网民,到对影响巨大、党内建言者任志强的定点铲除、告示天下。对名人都这样,普通人要麽害怕不敢妄议,要麽说了也没啥影响。

  最後的堡垒就是北京的《炎黄春秋》。这是一个在中国找不出第二家的特殊刊物,创办於天安门後的1991年,在那个时代,可以理解为官方开启一个试探性的小窗,展示体制内的谏言和对外的开明,反正它是一个历史类、周期长的月刊,而不是更新快、面向大众的综合媒体,影响有限。

  最主要的是它的创办人、管理层、顾问,都是体制内的退休高官、名人之後,如首任新闻出版署署长杜导正,曾任统战部副部长、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的胡耀邦之子胡德平,毛泽东的秘书李锐,社科院副院长于光远等。总编、主创人员也是在新华社浸淫多年的杨继绳等人,谙熟尺度和选题、内容。所以在江、胡时代,得以存在发展20多年。

  但是新领导上台後,和前两任的风格不同,对《炎黄春秋》的态度也不一样。现在全国强调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媒体一律,弘扬革命传统、主旋律、正能量,而《炎黄春秋》的还原真相、以史为鉴,就显得那麽不和谐。过去在印刷媒体时代,它的影响有限。现在其他报刊都被严格管控,而它的不一样的文章却借助网络传播,自然被同行杯葛,当局不满。

  新领导借助反腐和集权树立的权威,和这些隔代的体制内老同志也没有多少牵连。儘管《炎黄春秋》握有习仲勋的褒奖题词,但生物基因可遗传,政治基因不一定遗传。领导要的是服从和执行,而不是不同的声音。当其他媒体众口称颂的时候,《炎黄春秋》就显得那麽如鲠在喉,急需清理。

  事实上两年前就强行变更了该刊的主管单位,从由老幹部把持的、因为虚化而不能对刊物有效控制的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移交到实体行政化的官方机构中国艺术研究院。作为过渡,双方虽有协定,刊物加强自我审查,主管机构给予编辑、人事和财务上的权力。但随著过去两年整个媒体管控的加剧,由於刊物坚持既有的办刊方针,在上面淡化处理的文革50周年上大做文章,最终不被容忍。主管机构派人进驻,接管一切。

  原有人员自是不服,先是呼籲舆论声援,继而要打官司,最後声明停刊。但是舆论声援,也只能在社交媒体议论一番,网站和传统媒体被禁止评论。打官司有可能不受理,立案了也不会赢,中国法律并不适用党管媒体、行政办刊的情况。至於停刊,也只是单方声明,当局要的是办刊方针的改变,像其他媒体一样听话一致,外壳保留,内容变化。

  未来《炎黄春秋》还会出,就像天天喊改革,民主自由法治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随处可见一样。至於实质内容是什麽,如何解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中国人」是一种宗教。

  在清末的时候,因为满清帝国面对多难之秋,一群被清帝国统治的臣民,当时只有满汉之别,但所谓的汉人,其实也只是一个不断被重覆回收的词语,有些人以为汉人是源自汉代,这是把事情刻意搞乱。其实不同时代,用过汉人一词,所指也完全不同。

  例如元代,所谓汉人,指的是华北金帝国统治的居民,哪怕讲地理,像福建和广东这种人,在元代被称为「南人」,这点你翻历史课本也有。如果说元代之前汉人都一直是今天的定义,那是明显是矛盾的。那时候的南方人既不自称汉人,也不被称为汉人。

  我在读硕士时,教授讲满清时,就指出了,满清重新强调了汉人这个概念,在於不同的阶级身份,简单来说,满人自己当满人,也就是特权阶级。然後再为那些习惯了科举体系的民族群,归类为汉人,所以「汉人」并没有相同的语言,甚至生活习惯,文化,种族(以广东闽南就十分明显)都迴异,但对於满清帝国而言,只是一个统治单位,他们的帝国包括了满洲,蒙古,西藏,以及关内十八省。如果要讲汉人这身份的特徵是:使用汉字,参加科举。

  故此汉人并不是一个民族,汉人是一群被科举连起来的民族。

  清末的时候,为了反清,孙中山主张的「驱逐鞑虏」,就是企图团结所有汉人去反清,事实上,清亡之後,孙中山就跑去南京祭明陵,可见他的用意是自视为明朝的继承者。他一直强调汉人,这是他说服海外华侨,以及马来西亚华侨回国去对付满清的论据,否则,别人为何要为你拼命回大陆搞恐怖活动?

  而另一边的梁启超,作为维新派,他的想法是包纳满人。所以在1902年才提出了「中华民族」的观念,其实是回收一个经常在古籍中出现,但定义不清楚的「中国人」词语,企图给予新的定义。对,臺湾与香港成为殖民地「之後」,才开始有中华民族这概念的。

  当年的欧洲流行的是「民族国家」,nation-state,主张自己是一个民族就有资格拥有一个国家的主权。如果认真来说,清帝国应该四分五裂,满藏回藏各自一族,而汉人也会分裂成多个不同民族。但梁启超不想这情况发生,他便建立了一个叫「中华民族」的东西,把所有民族降格成为「少数民族」,而中华是一个「民族」,才能变成nation-state的China。

  因为需要有「完全继承清帝国领土的新国家:中国」的存在,所以才创造出「中国人」,因此,中国人这身份,是一种人造的政治工具。

  所以,之所以会有「中国人」,本质上就是为了在面对民族主义浪潮时,把清帝国整个领土继承下来的方法,说得难听点,中国人这身份,是为了曲解民族主义而存在的。民族主义,原本就是为了瓦解这些中世纪留下来的多民族帝国,即例如奥图曼帝国,俄罗斯帝国,而产生的思想。在这样的思想下,清帝国也必然会崩溃。

  而梁启超希望的是将整个帝国说成是一个民族,当然他没有想像到,他这样的曲解,会引致日後文化清洗,文化迫害和认同清洗的後果。他间接令到很多文化因此被灭绝。因为单一民族国家,强调一种血统,一种语言,一种文化,一个国家(希特拉的说法),而当很多客观事实證明清帝国不是时怎办?唯有用各种手段把他清洗到「是」。

  但这本来也只是梁启超的主张,直至去到辛亥革命成功後,清帝国终於倒下时,才面对一个政治现实:像满洲,他被日本和俄罗斯虎视,清帝国倒下他们还是需要被保护,而且上面也真的有资源,而明显地,在清帝国这麽长久的统治下,华北与满洲已有很多不可切割的政治以及经济关係。所以孙中山理想的驱逐鞑虏把他们赶回满洲,这个概念,不合政治现实。

  所以不久之後,孙中山的叁民主义,也被迫接受梁启超的主张,就是把满汉蒙西藏,民族融和成一个大的「中华民族」,回收「中国人」一词。其实就是为了在论述上建立基础,去处理满洲西藏新疆等问题。不然,你都驱逐鞑虏了,满洲关你甚麽事?

  而中国人的概念,去到抗日战争时,得到最大的强化。面对日本的侵略,各地的民众感到无力,期望各个政府团结起来(这也是「民国无双」第二剧本的剧情),但你知道这些各地政府一直都互相争战,互鬥,根本不会团结。

  在这时候,中国人就成为了一个「道德」,大家都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共抗日本的侵略。中国人的思想,就在此时修成正果,其实重点是这时候这些受侵略者,需要团结,当他们需要团结时,就发觉,那时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大家都共同拥有中国人这身份,再说服大家不要互鬥。张学良为何要西安事变?你要明白对他来说有感情的地方是东北。

  故此,中国人身份的订立,是大日本帝国侵略的副作用。而在二战之後,因为深受战争之害,不论失去所有东西来到臺湾的国民党,逃难而一无所有的香港人,以及不断政治运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中国人这身份是从苦难中得到了确认。而成为一种思想。

  所以在六七十年代的影视,「中国人」观念这麽强烈,就是这样。这是痛苦所引致的,大家希望大家都变成强大的「中国人」,这样就不会再受战争之苦。问题是,去到时间再过去,这些人当中又会有人成为了侵略者和战争的源头时,中国人这身份,就从保护到者的工具,变成侵略者与统治者的工具。

  如果你阅读清末民初的文献,你会发现,其实当年的人没今天那麽含糊,例如广东那时的文献,就会把「潮汕」,「广府」,「客家」直接视为叁个不同的民族。而不像後来讲的「民系」。

  总之讲来讲去,中华民族或中国人叁个字,他的存在目的,就是要找一个合理的解释,怎样将前清帝国的疆域,置於一个政治实体统治的理由,所以才会拗来拗去,龙门乱搬,一时说国籍是中国就中国人(马来华人:…),一时说用汉字就中国人(日本人:…),一时说黄皮肤黑头髮黑眼睛(亚洲:…),一时说「汉族血统」(新疆人:…),一时说自古以来某王朝统治(越南人:…)因为他的存在目的,就是尽可能吸纳所有定义,去扩大统治範围。里面的东西自相矛盾,并没在意过。如果拗不下去,就唯有说,你不是中国人,好,这是「中国」的土地,所以你滚。

  所以你跟随他们的论述跳舞,一定是自相矛盾的,例如他们讲血统,你说你没血统。他们讲国籍,你说你没那种国籍。他们讲中文字,你说你用的中文字不同,都是多馀。因为他们总能找到一个令你拉上他们关係的所谓「论据」,如果你跟著他们的理论谈,九成去到最後你还是「被中国人」,其实就算臺湾人有汉人血统,用汉人用的文字,有个「中华民国」的国籍,这些都只是一些没意义的废言,只要你看穿,中国人只是一个莫名其妙的野心和统治意图时,你知道重点是直接指出这种醜恶的内在。

  甚至再直接一点不讨论,说总之我拳头大我就是对。

  如果你明白这一点,你会发觉争论血统,或者中国人定义,其实没有意义,因为中国人叁个字,绝对是先射箭再画靶,先确立了自己对那地方的主权。再去找理由,不是有了理由再去找谁是中国人,而是我想谁是中国人时,我总找到理由说他是中国人。

  同样地,他们想赶走你时,你也会立即不是中国人。例如中世纪的基督教的破门令,他不是看你是否信主,而是「我说你不是信主的就不是」。

  以上的中国人思想,变成了信念,而在二十世纪不断的散佈,形成了一种宗教,信奉者都自称为中国人,所以中国人本质上是一种宗教。跟基督教,穆斯林,没有分别,拥有这种宗教思想者,你可以叫他为中国人,这也是为何马来华人,海外华侨,明明他们的国籍早已是该国,都还是自称中国人。如果你把他理据为「英国穆斯林」,那麽「英籍华人」其实也是同一种东西。

  这也是为何中华民国会承认双重国籍的理由,因为当初中华民国就是经由信奉这思想的不同国籍的人建立的。

  故此,没有一群人是否「中国人」的问题,就像西方人也不一定是基督徒,但是如果一个国家大部份都基督徒,我们可以说那是个基督教民族,基督教国家,同样地,香港人和臺湾人,他们可以相信自己是中国人,如果大部份人都这样相信时,也会有基督教国家那样的效果。但当大部份人都不相信时,则也没办法称他们是中国人,假设哪天某个中东国家,没有任何人相信伊斯兰教时,我们也不能说他们是穆斯林。

  甚至未来,可能是四川,上海这些地方,这种宗教慢慢的退潮,那麽他们也不会再是那个面目含糊的「中国人」,而重新产生他们自己的色彩。当然,中国人之所以这麽喜欢迫别人做中国人,就和那些宗教一样,总是认为普天之下都要信他们的真主,厌恶异教徒。人类自古以来都如此,他们也一样。

  所以这不是「是不是」的问题,而是「信仰比例」的问题,那麽,我的答案是,这个宗教在香港新一代的信仰比例,急速的下降。但即使是上一代,土生土长几代的香港人,其实不少都从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例如我上次在大学论坛时,就有个中年妇人,说,她从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因为她这麽多世代都是在新界生存的,但她同情那些建设民主中国者。

  基本上,我认为人类有宗教自由,所以有人要承认他们是中国人,我是没意见的,但是他们不能迫别人承认是,也不能假定别人是,更不应该提倡政教合一,将中国人身份跟任何政治意图,统治权力,土地主权,混为一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