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

无可羡慕:瑞典免费医疗的真相-墙外楼

  作者:Klaus Bernpaintner

  作为目前生活在美国的一名瑞典人,对瑞典医疗保健有切身体验的我,对于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H. Frank)教授在《纽约时报》发表的题为《在奥巴马医改计划上,瑞典人可以教会我们什么》一文中宣传的错觉,必须有所回应。

  读到这些来自经济学教授,却与基本经济学理论脱节的东西,真是令人惊奇。但暂且不谈理论,弗兰克教授只要实地考察最近的公共急诊室,就足以无可挽回地粉碎他所有的幻觉。现实情况是,瑞典医疗保健是中央计划悲剧的完美例证。既昂贵——雪上加霜的是——还让无辜者白白送命。

  作为社会民主党建设“人民之家”(Folkhemmet)计划的一部分,全民免费医疗在上世纪50年代推行。这个宏伟抱负还包含全面免费教育、为穷人提供现代住宅、强制政府养老计划,等等。姑且疑罪从无,假设计划鼓吹者拥有良好的意图;可往往是良好意图,铺平了通往地狱终点的道路。

  这个计划推行还没多久,在各个方面就已陷入灾难,现在,甚至随便找个路人,都明显知道这一点。他也许不能把这些情况联系起来,但他能够明白,这个体系绝不像宣传的那样可行,并且情况在迅速恶化。

  在这个乌托邦计划开始以前,瑞典拥有可以说在文明世界当中绝对最低的税收,毫不奇怪,生活水准位居前列。而这个计划,将瑞典变成一个全球第二高税率(仅次于丹麦)、通胀猖獗、经济不断衰退的国家。

  医疗保健在经济学上毫无神秘之处——它只是一项服务。就像其他服务一样,在自由市场上能够以可承受的价格及不断改善的质量充分提供。但也像其他任何服务一样,当中央计划者将手伸向它时,就会发生故障。宣称医疗业存在的问题是由于“市场失灵”,就如同说前苏联的面包生产存在市场失灵。

  让我们看看,由瑞典政府(当然也就是由纳税人掏钱啦)提供免费医疗之后发生了什么。注意同样的经济法则及激励也适用于政府决定接管及免费提供的任何服务。同样法则也差别甚微地适用于奥巴马医改计划。

  在瑞典,免费医疗一开始尚被认为仅仅提供给穷人。对那些喜欢原有医疗服务的人没有什么影响。但当政府突然提供免费选择,许多人为求免费医疗而舍弃他们的私人执业医生。公共体系不可避免地扩张,而私人医生则失去患者。然后,他们要么被迫接受公共体系的雇佣,要么离开这个行业。最终结果是铁板一块的公共医疗。在它的运营中,我们能发现弗兰克教授所称的规模经济吗?或许。但只要考虑到管理这个体系的官僚机构不可避免的扩张,就算有规模经济存在,也会被其成本及低效抵消殆尽。

  这样的结果在瑞典显而易见。只剩下极少数私人诊所。除此以外,大部分从业者都被吸纳为国家医疗保障体系的一部分。庞大的官僚机构被架设起来,以实施对公共医疗及伪私营医疗所必要的中央计划。

  每四年一次选举时,瑞典人对三个层面的政府投票:国家、省及地方政府。省政府是中等水平的地区性政府;有二十个这样的省政府。它们几乎全力经营公共医疗,但总是资金匮乏,常常入不敷出。

  自由市场制度优势在于供求共同形成价格,我相信德高望重的弗兰克教授知道这一点。价格对医疗从业者发出信号,告诉他们:病人的当务之急是什么,评价最高的又是什么。假如对心脏手术的需求激增,其他条件不变,服务价格也随之看涨。医疗从业者会被提升的价格引导到能获取更高利润的领域。会有更多的医生愿意提供心脏手术,实施心脏手术的产能提升,增长的需求得到满足,价格又会开始回落。某些人抗议说:医生靠最大化利润,借病患的苦痛过上好生活,这是不道德的。但比起凭借大家的饥肠辘辘盈利赚钱的农夫,这究竟又有何不道德可言?

  自由市场制度就是这样,借助系统性地分配生产能力(“供给”),从而迅速满足患者的需要(“需求”)。对更低价格及更高质量的努力追求,由于竞争总会带来额外利益。这个法则对于医疗、手机或园艺服务都同样适用。

  公共医疗体系的官僚机构,既然无法利用市价分配资源,就必须采用其他手段。首先,根据预估需求,猜测骨折、心脏手术、肾移植来年的数量,试图进行计划指导。这些瞎猜注定枉费心机,后果是某些领域短缺而其他领域过剩——同样地——转化成人道灾难及经济浪费。

  没有利润动机,就无适应实际情况的动力,也就无法将昂贵设备利用到最优水平,无法让服务水准提升,无法让病人得善待而有尊严。所有改变都必须由高高在上的计划者靠命令往下推动。最让医生及护士沮丧的是:他们不能自由地将技艺发挥到极致,不能尽其所能地帮助患者。许多最好的医疗从业者选择改行。

  虽然不大可能用数字描述,但瑞典的医学职业技能水平明显低于美国。从多个层面,从医生甚至到学生,都能发现这一点。我的一位朋友,美国医学院的学生,他在一家瑞典大医院呆了一年。当他察觉到瑞典学生们从未在手术室里多花时间,就深感震惊;这里没有追求最优秀的动力。当然也有人无悔地热爱本职,工作出色,但这个制度不利于这样的态度。

  经济计划总带来失败。当计划者开始意识到市场的优越性,却依然固执己见。他们宁可尽量模仿市场,使用“新公共管理”、代金券制度或医疗交易所这样的时髦技术。通常,这些解决办法的结果,甚比彻底的计划至更具毁灭性。为使系统运转,他们不得不把每种医疗情况简化成代码,每个病人简化成ID号,每个疗程简化成计划(武断的)成本及收入数字。

  一家主流报纸最近披露,医生被要求根据病人成为未来纳税价值来区分优劣次序。老年人的未来纳税价值当然较低,所以在这套机器中自然列为劣后等级,而更得不到适当治疗。在私营医疗体系中,你可以决定自己的优先等级,例如你可出售房屋,将收入花在恢复健康上。在社会主义的体系中,别人为你设定优先等级。

  我们知道,每个计划-诱导行动都会导致五个自相矛盾且始料不及的反应,每一个又会招致更多计划-诱导行动。最后以像瑞典这样的失败体系而告终,那里的服务是“免费的”,却并非轻易得到。

  在瑞典,对于非危重病例而言,你必须到公共“医疗中心”。对从普通流感到脑瘤的任何病症,这里永远是起点。你必须根据你的医疗服务区域去指定的中心。接诊只有通过预约。这些中心每个早上通常有30分钟的窗口,这时你可申请其中一个预留空缺。注意要提早预约,否则轮不到你。而同一天很难得到约诊。你会被分派给一个全科医师,也许你以前从未遇见这个人;很可能是连一口瑞典语都说不好的外乡人;很可能是一个讨厌自己工作的家伙。假如你情况严重,就会踏上转介专科医生之旅。这个过程会耗费数月。与弗兰克教授所认为的相反,这并非该体系确保最大产能利用率的“特色”。这是中央计划不可避免的特色,类似于苏联等候面包的长龙,没人称其为“特色”。

  这个医疗“等候长龙”就是死地绝境。当一位病人得以见到专科医生时,他的病情已经发展到不可救治,这样的事极为常见。转介落空是家常便饭。官僚体系造就无精打采、冷漠无情的雇员,拒绝额外帮助,不为失误负责。

  假如你情况危重,你会到一家像前苏联那种庞大规模医院的急诊室。弗兰克教授盛赞这些大得异常的设施提供了“规模经济”。斯德哥尔摩有两家大型医院。2004年它们由一家知名咨询公司合成一家。“合并”当然是失败的,所以多年来讨论再次把它们分开。

  急诊室完全是不同的体验。除非你呼吸困难或大出血,你等上5-7个小时就能见到医生。但你只能在工作日及办公时间才能期望这个“高”水准服务。非办公时间或周末情况就糟透了。医生大多忙于为中央医疗部门填表,在小方格上涂划代码以完成履职报告,而不是去探视病人。患者立即见到医生的案例虽有报道但也极为罕见。

  关键是要在六至八月份以外计划好你想要解决的重大健康问题,因为医院在夏季实际上关停休假。

  由于缺少利润动机,免费服务不仅糟而且贵。一家大银行(瑞典银行)最近发表一份报告,指出每个赚钱谋生者平均要向政府上缴70%所得,包括从薪水当中无形扣下的一大笔钱。随着时间推移,免费体系越来越贵,因此,即使税收不断增长,弥补也变得不可能,每年都有更多病情被列为非威胁生命而不再予以覆盖。

  在中央计划失败的最后阶段,计划者干脆放弃。他们想要从整个事态中脱身,于是决定“私有化”医疗服务。实际上,这意味着他们将医院贱价甩卖给关系好的“企业家”。计划者将自己转变成质量监管和保障者,从而制造一个高度保护的“市场”,那里的“企业家”只被要求提供政府-质量的服务,却索要政府做同样事情花费成本决定的价格。显然,这里形成的永久利润空间如此巨大,足以让你驾着救护车穿过,却没有竞争来阻止这一点。

  这个情况,不仅是在医疗行业,而且在所有伪私有化及严重管制的行业,如教育、制药、养老当中,都是极为普遍现象。

  当人们发现,巨额利润被转移到避税港,医疗行业中的利润又被迅速非法化,这个行业被政府国有化。兜了圈又回到原点。

  以上是事情的明显经过。在瑞典,各政治派别及媒体专家都广泛一致地同意,医疗行业中尤其是税金上的利润是不道德的,应予取缔。为此说不定哪天就会立法。

  瑞典的私人医疗市场小到可怜。很少有人能负担得起,因为大家已为所有“免费”的东西缴纳近70%的税收。然而,政客拥有私人医疗保健,这些自然由纳税人支付。他们看起来如此特殊,为别人设计的医疗体系,对自己却不适用。

  当我的家庭搬到美国,光办好医疗保险就花了三个月。这期间,家人不小心折了腿,我们在半小时车程外找到一家“五分钟诊所”,拍片、矫正及打石膏,没有等待——全部费用200美金。这样的服务,瑞典是不存在的。这就是尚未被政府完全摧毁的市场,能创造价廉物美服务的案例。

  美国以保险为基础的医疗服务如此昂贵,是因为这个行业的过度管制,还因为法定关联同样过度管制的保险业。管制保护这两个行业免受竞争。奥巴马医改计划无疑会使它们更加昂贵、更加官僚主义、更加难以获得。修复美国医疗保健的方式,是切除中央计划及管制的毒瘤,而不是更多地移植中央计划及管制。

  我已看到(和生活在)美国医疗保健的未来,它(奥巴马医改计划)绝对行不通。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今天,11月27日,距离1124的江西丰城才过去三天,满屏都已经开始缅怀远在上万公里之外的古巴元首卡斯特罗了。

  按照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是不是应该缅怀卡斯特罗,由古巴人民自己决定,由不得外人说三道四横加指责。

  所以,我想,不管别国死了谁,我们都不应该这么快淡忘跟我们同宗同族说着同样的语言写着同样的文字的74个鲜活的生命。

  他们可能算不上英雄,他们永远没机会当烈士,他们绝对不会成为谁的骄傲,他们更不会有万人自发上街为他们送葬。

  他们可能死于一道催促的命令,他们可能死于一次盲目的指挥,他们可能死于一道工序的疏忽,他们可能死于一个环节的大意。

  总之,他们的死,不是什么丰功伟绩,只能给领导添上不少尴尬和痛苦——关于前途和钱途的痛苦。

  很多年前,我在重庆师范学院上学的时候,听过一次重庆电视台编导张鲁先生的演讲,他在一次车祸中被撞成了瘫痪。当得知诊断结果之后,肇事者长叹:“我这辈子完了。”张鲁在旁边悲愤地说:“你完了?我这辈子才完了!”

  (备注:张鲁先生已于2010年辞世,感谢您的这次演讲,让我明白了很多东西。)

  是的,很少有人来关心这74位死者,但他们才是最直接最痛苦的受害者。他们的名字到今天我们都不知道,更别说他们的经历,他们的爱好,他们以往的工作成就。

  我们只知道,他们的家属,目前“情绪都很稳定”。

  他们注定是要被我们忘记的人,只是时间的长短而已,他们不可能成为我们心中的某一座丰碑。

  但是,能不能真的给他们立一座真真实实的碑?

  就在工程现场,就在他们死去的地方(不知道他们够不够得上“牺牲”这个级别,我不敢随便用),不需要太多的褒奖,不需要太多的定性,只需要写这么一行字:“2016年11月24日,……等七十四人为丰城电厂三期工程献出了生命。”

 凤凰彩票平台 真的只要这么简单的名字就好,甚至石碑都不需要什么汉白玉什么大理石,普通的耐风化的花岗岩就好,只想让今后经过这里的人看到,曾经有74条鲜活的生命留在了之这里。

  我觉得,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他们都当得起这样的待遇。甚至我觉得,这都不算是什么待遇,是他们应得的,用生命换来的纪念。

  也许会让领导难堪,但是会让更多的人记住这里发生过的一切,也让更多的人想着,敬畏生命,怀念生命,珍惜生命,哪怕他活着的时候,只是你叫不出名字的一个普通打工者。

  可能,这种用生命铸成的碑文,比墙上贴着的“安全生产 质量第一”更能警醒人。

  愿他们安息,如果他们能够安息的话。

  今天,我不想关注加勒比海,我只想关心江西丰城。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作者: 辛明

  (1)韩国小引

  韩国是一个面积仅10万平方公里(与浙江省相当),人口约5,000万(少于浙江省)的东亚小国。其经济发达,三星集团、现代集团分别以其闻名世界的电器品牌和汽车品牌占据一定的国际地位。根据世界银行2013年的统计,韩国的人均GDP高达25,976.95 美元,跻身于世界发达国家之林。

  除了坚实的硬实力,韩国的软实力也不可小觑。在宗教方面,它是向国外派出传教人员第二多的国家。在文艺方面,它以《大长今》、《医道》、《朱蒙》等为标志的电视连续剧风靡全球,受到众多观众的喜爱和热捧。许多人看惯了韩剧的扑朔谜疑、曲折多变、热热闹闹、哭哭啼啼,竟迷上了韩剧。有的人宣称“我只看韩剧”。更有人甚至扬言“我非韩剧不看”。

  然而,我要说:最近韩国的政局简直就像一部热闹的韩剧。实际上它比韩剧还要精彩。

  (2)事件缘起

  事情起源于梨花女子大学的马术特招生郑宥娜(又译郑侑娜、郑尤拉)。2014年9月20日,韩国在亚运会获得了女子马术团体赛的冠军。郑宥娜是冠军队的一员。梨花女凤凰彩票官网子大学的体育特招生是专为在国际大赛中获得金牌的运动员而设立的。郑宥娜似乎可以顺理成章地正常入学的。但是,该生从二年级开始就几乎从来没有上过课。没有参加期末考试、没有提交期末报告,却仍然以C的成绩顺利过关。因而引起了广大师生的不满。有人开始怀疑她的来路不正,因为梨花女子大学以前从来没有招收过马术特招生。更加叫真的人还查证出来:2014年梨花女子大学的特招申请截止日期是9月16日。郑宥娜那时候还没有获得金牌,因此不具备特招资格。

  于是,郑宥娜的“不当入学”在梨花女子大学引起了轩然大波。校内出现了质疑校长和给郑宥娜C分过关的教授的大字报。上千人在校园内示威抗议。韩国媒体也开始关注这一事件。事情越闹越大,出现了不可收拾的局面。

  (3)顺藤摸瓜

  郑宥娜的来头可不小。她的母亲叫崔顺实,是传媒界、政经界的名人。早在1998年朴槿惠刚刚进入政界、参选国会议员的时候,她和她的前夫郑润会就是朴槿惠的助理。2012年,朴槿惠当选大韩民国第18任(第11位)总统,崔顺实夫妇没有到青瓦台总统府任职,却推荐了他们的心腹李在万、安奉根、郑虎成(著名的门环三人组)等人先后担任总统办公室秘书长。崔顺实则设立了“Mir”和“K体育”两大财团,从三星、现代、LG等大型企业集资800亿韩元(约7千万美元)。同时在德国成立了“Widee体育公司”,在国外也集资敛财。

  崔顺实的现男友高永泰比她小20岁,原来是韩国国家击剑队的运动员,在1998年曼谷亚运会上代表韩国参赛,获得过团体金牌、个人银牌。退役后,首先开高档酒吧,接着开公司、创建了自己的时尚品牌Villomillo。朴槿惠总统经常使用此品牌的手提包、佩戴此品牌的服饰。

  高永泰经常洋洋得意地吹嘘他与崔顺实、甚至与朴槿惠的特殊关系。10月的某一天,他在得意忘形之际向媒体透露:“崔顺实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为朴槿惠修改讲演稿。”此语一出,无异于在“不当入学”事件上火上浇油。在全国上下引起轩然大波。这还了得?这岂不是说:朴槿惠在重用私人!

凤凰彩票网站

  接着,在德国,三星旗下的JTBC电视台女记者徐福贤在崔顺实的垃圾里翻到了崔顺实丢弃的旧平板电脑,恢复了电脑中的200多份文件,其中有40余份是朴槿惠的讲演稿。这无异于证实了崔顺实在为朴槿惠修改讲演稿。它促使韩国老百姓认为:总统不仅仅是重用私人的问题,总统简直是在甘当傀儡!

  (4)苦命总统

  朴槿惠(1952年2月2日-),女,未婚,现年64岁。2012年大韩民国总统选举中当选为大韩民国总统,自2013年任该职至今。前总统朴正熙之长女。

  朴槿惠在韩国历史上创造了许多第一。她是韩国的第一位女总统、是在大韩民国建国后出生的第一任总统、她和她的父亲朴正熙也是第一对先后出任韩国总统的父女。

  朴正熙(1917年11月14日-1979年10月26日),大韩民国陆军上将、独裁者、政客、第5至9任大韩民国总统,于1961年发动5·16军事政变夺取政权,随后担任总统长达18年,直至1979年10月26日被谋杀。

  朴正熙以铁腕方式进行独裁统治。在他的统治下,韩国经济获得很大发展,使韩国的经济超越了在工业基础、矿产资源等方面都比它好得多的北朝鲜。美国《时代杂志》曾把他评为20世纪20位亚洲最有影响力的韩国人之一。但是,独裁者杀人,也难免被人所杀。他是被韩国中央情报部首长金载圭枪杀的。

  朴槿惠的母亲陆英修(1925年11月29日-1974年8月15日,1950年与朴正熙结婚)也是被刺杀的。她在五年前死在了旅日韩侨刺客文世光的枪下。其后不久,朴槿惠多次收到“永世教”创始人崔太敏的信函,称其母陆英修托梦给他,叫他好好照顾朴槿惠。朴槿惠信以为真,1975年3月,招崔太敏到青瓦台总统官邸(当时朴正熙仍然健在,还在总统大位上)来会面。从此朴崔两家就建立了亲密的关系。崔太敏甚至扬言:“朴槿惠和我是精神世界的夫妻,不是肉身上的夫妻”。崔太敏在1994年去世,他的女儿、朴槿惠在圣心女子高中的同学崔顺实就取代了他的地位,成了朴槿惠身边最亲密的人。

  由于朴槿惠和崔顺实的闺蜜关系起源于崔父、“永世教”创始人崔太敏,所以有些韩国人认为,朴槿惠还不仅仅是甘当傀儡的问题。她也许在精神上受到了邪教的操控。

  (5)抽丝剥茧

  韩国国民的愤怒与日俱增,一致要求检察院对崔顺实展开检控调查,却没有人知道崔顺实的藏身之处。10月29日晚,数以万计的韩国民众在首尔清溪川广场举行烛光集会,要求朴槿惠下台,并试图游行至青瓦台。部分民众与警察一直对持到10月30日凌晨,迫使崔顺实当天不得不在仁川机场现身。但是,检察院并没有立刻把她带走调查,却接受了她“身体不适,休整一日再到检察院接受调查”的请求。民众认为,这是官方故意放纵她去做好应对调查的准备。

  调查当天,又传出消息,曝料出更深层的人物。据说:崔顺实的后面还有她的姐姐崔顺德。是崔顺德在后面发号施令,崔顺实在前面依令执行。2006年,朴槿惠遭遇袭击、右脸割伤时,曾在崔顺德家休养过一个星期。崔顺德的女儿张友珍也是马术选手,对郑宥娜的影响很深。郑宥娜自幼喜欢声乐,是接纳张友珍的提议才改行成为马术运动员的。

  (6)不结束语

  目前,朴槿惠的政权正处在风雨飘摇之中。朴槿惠在11月2日仓促改组了总统府,任命了新的总理、经济副总理、国民安全处长官等等,想以革新内阁的行动来保住自己的权力。但是韩国民众并不满足。许多人表示:我们要求的不仅仅是新内阁,我们要求的是朴槿惠本人下台。

  连续三个星期以来,朴槿惠的支持率都处在仅5%的有史以来的极低点。“倒朴”集会接二连三地举行,而且规模一次比一次大。今天(11月19日),韩国民众又举行了第四次“倒朴”集会。组织者称,集会约60万人参加。但警方估计,实际参与民众约为17万人。1500多个市民团体参加了集会,共同要求朴槿惠就“亲信干政”事件负责,并立即下台。集会结束后,参与民众同声高呼:“朴槿惠下台吧,这是国民的命令”等口号,同时分多路向青瓦台方向行进,举行大规模的街头抗议游行。

  在短短几年之间,不,应该说:在短短一个月之内,朴槿惠就从人气女王变成了民众弃妇,简直比最吸引人的韩剧更加情节曲折、令人叫绝。我们可以从中吸取什么经验教训呢?

  整个历史大剧起源于一个特招生的“不当入学”。这说明韩国已经建立了一个多么牢固的法制社会。想当年,中国老百姓对走后门深恶痛绝。毛泽东却说:“走前门的不一定都是好人,走后门的不一定都是坏人。”中共还把这种歪理狡辩写入中央文件发下来命令全国人民学习。那是一个何等颠倒黑白的世界啊!

  由一个特招生的“不当入学”而引发出波及韩国全国的一场群众抗议,形成了数以十万计的民众抗议集会。这反映出韩国民众的维权意识是多么的敏锐和庄重。这是我们中国老百姓要认真学习和借鉴的。

  当然,韩国民众抗议的并不仅仅是一个特招生的“不当入学”,而是朴槿惠总统没有在个人友情与国家权力之间划清界限。她把两者混同起来,变成了重用私人、甚至甘当傀儡的局面。这是选她出来、给她委以总统重任的韩国民众绝对不能接受的。朴槿惠遭到全体韩国民众的反对和抗议,完全是自作自受、咎由自取。

  就人口比例(记住:韩国只有5千万人口,我国有13亿人口)而言,韩国民众的抗议规模比我国六四时期还大。到目前为止,朴槿惠虽然坚持不下台,但是却不敢暴力镇压。这是为什么?因为韩国是一个民主国家,总统是全国民众直选的。她没有胆量、也没有权力屠杀民众。因为朴槿惠是一个有民主意识的政治家,她不会下令向老百姓开枪。她对自己也有基本的自信。她知道即使自己被推翻,也会交给法律来审判,不会暴尸街头。

  朴槿惠还在硬顶。事情是不是还有转机?笔者不知道。如果没有转机,那么她还能顶多久?笔者不知道。最后的结局到底如何?笔者更不知道。但是笔者对一件事是有绝对把握的。那就是:不会开枪镇压。绝对不会。

  2016年11月19日完稿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作者: 小捌貪玩98

  人生如一张纸,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光辉的一页。无论它是色彩斑斓,还是暗淡无光,能在这张纸上谱写人生的只有我们自己。

  2011年之前我是一个典型的热血青年,应该就是毛左。那时我崇拜毛泽东,热爱共产党,为自己的共青团员而骄傲,认为中国和朝鲜的体制是世界上最优越的,人民是最幸福的,对西方国家干涉我国的人权而愤怒,整天幻想着消灭小日本,核P美国。常常混迹于中华网论坛,铁血论坛,频繁的被一些帖子激发斗志,那时我还是环球时报的粉丝,经常省吃俭用的到大学报亭里买,虽然很贵,仍然坚持期期购买,更是经常被环球时报的文章激动的热血澎湃。2009年在我大学毕业的那一年,第一次去了北京,刚下火车我的第一站就是天安门广场,因为那里有毛纪念馆,虽然我没能进去,依然为能近距离接触“毛主席”而自豪。也非常喜欢读一些关于毛的书籍,当读到三年大饥荒,毛泽东为了省吃俭用被饿的浮肿而热泪盈眶。。

  后来我接触新浪微博,并关注了很多知名学者,专家和大V,在他们的微博,我看到了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真相,了解了以前不知道的人和事,我尝试着用自己的知识和证据反驳他们,到后来发现自己的知识愈加贫乏,证据越来越少,最后却没有了。忽然感觉这十几年学到的历史,政治知识没有了一点价值,对我的价值观形成了巨大的冲击,同时也激发了我的兴趣,随着真相一点点的被挖掘,我对曾经的历史和政治教科书产生了怀疑。

  偶然的机会读了张戎、李志绥等人的历史记录,就算我不肯相信,大量的无可辩驳的事实,和墙内出版的那些正式的歌功颂德的官方书籍,是形成了不可推翻的证据链的。60年到62年,全国饿死了近4000万人,而此时,毛在全国各地建起包括滴水洞在内的二十多座行宫,一座行宫耗资上亿,而此刻,他的人民正在像秋天的蚱蜢一样成批成批地死去,饥饿的母亲煮吃自己的孩子。他曾经的驯服助手刘少奇对他吼:“人相食,我们是要上史书的!”我不想接受这些残酷的事实,但无论是海外严肃的学术资料,和党官方元老的回忆录如陈云等,及官方承认的数据,都互相验证,惨绝人寰、旷古未有的惨剧,是在悬挂在我家墙壁上那个“伟人”手里缔造。

  这“伟人”还在1964年感谢日本来访团:“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人民是有帮助的,没有你们,没有新中国……”

  这个“伟人”豁免了日本二战后的巨额赔偿……

  这个“伟人”……,后来再读到文宫团、春藕斋、张玉凤、游泳池……那些香艳的故事时,我已经不复震惊。

  后来在生活中,我通过身边和网络接触了很多冤假错案,无数冤民为自己的不公遭遇而奔走呼号,却无法得到公正。更多的被强拆者,被打死,被迫自焚,施暴者却无法得到惩罚。无数官员权力干预司法,贪污腐败,任人唯亲,花纳税人的钱如流水,而视百姓如草芥,这一切都是因为中国缺少民主和法制,人民没有监督的权力,手中没有选票,无法对官员形成制衡……而这一切朔及根源,都是毛一手造成的,大搞个人崇拜,摧毁了中国的法制,摧毁了一切民主,使中国成为空前绝后的人间地狱……

  后来我通过一位老师看到了毛泽东在49年之前的言论,以及他后来的所作所为,我知道他是个骗子……而当我再用现在的知识去看待过去的自己,发现自己真的很幼稚,被欺骗的太多了……

  以前我曾十分迷恋耄的诗词,为那种浪漫抒情、大气磅礴、舍我其谁的风格所折服。今天我知道,恰恰是用这些所谓的风格,和浪漫主义情怀去建设一个国家,只会带来大灾难。

  上学时老师告诉我: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伟大的战略大转移,是“播种机”,是“宣传队”……最少的时候只有两万多人了,险些全军覆没。后来我知道,其实那就是逃跑。连逃跑都逃得如此浪漫和伟大,果然具有强大的“先进性”。今天想来,越发“痛恨”蒋介石为什么没有将他们彻底歼灭。

  以前我以为国民党消极抗战而共产党是抗战的中流砥柱。今天我才知道,为何那时日本人只轰炸重庆而不收拾延安?

  以前我以为我们的民众素质不配搞民主。今天我知道,同时炎黄子孙的台湾人民可以搞民主而且搞得极好,被军政府独裁多年的缅甸可以搞民主而且搞得很快。谁说被“伟大光荣正确”呵护培育多年的我们不可以搞民主?其实这是在抹黑“伟大的党”。

  以前我以为有了核武,便可以解放全人类。今天我知道,这玩意儿是用来阻止别人来解放我们的,以至于现在几乎全人类都解放了而我们还保留有解放军。因此也就明白了朝鲜为何饿着肚子也要搞核武,一如当年的我们。

  以前我以为我只求安定的生活,不关心政治。今天我知道,政治天天都在关心我们。没有一个健康正常的政治,哪里有什么安定的生活?

  以前我以为幸福生活是别人的恩赐。今天我知道,幸福生活得靠自己去争取。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